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霸者何为第章翼皇处境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霸者何为 第714章 翼皇处境

第714章翼皇处境

迎上林玄仲那有些奇怪的目光,雪吟不知林玄仲在想什么,轻轻点头,然后直接起身带着两名女童跟着林玄仲一起向屋外走去。

“参见将军,”院子门口,十二名夜军分成两列整齐地站着。当林玄仲出来后,那些人不约而同医院做一项工作地向林玄仲行个军礼。

等那些人抬起头后,林玄仲把他们的实力打量一遍,还全不错,基本上都是四阶与五列武修。

“带我去公主原先的住处,”向那些人点点头,林玄仲直接吩咐他们一声。

“将军恕罪,属下们不知公主原先的住处,”为首一人见林玄仲吩咐的事并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当即向林玄仲请罪。接着由那一人带头,其他人都像做了错事般向林玄仲低头认错。

那些士兵低头认错的样子令人意外,林玄仲不想如此,所以直接对众人道:“本将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你们都起来吧。”

“多谢将军,”只是林玄仲的话虽然说的轻巧,但那些人却不敢随意对待,一个个赶紧向林玄仲道了声谢。

“雪吟,你们跟着我走吧,”既然不能指望下面士兵带路,林玄仲只好自己试着引路,因为林玄仲知道原先蓝馨公主的住处在哪。

营地灯火通明,尽管是夜里,林玄仲依旧不难找准方向。走在队伍前面,林玄仲遥遥地往城关方向看去,城墙上果然是火光连成一片。为避免干扰到士兵休息,晚上所有的工作就是融铁筑墙,除非必要,否则不会有锤炼钢铁的声响。

距离联军的军械部队抵达只剩下六天时间,与防御工事预期完成时间相差不多。同先前一样还是要数着日子过,只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会更加难熬,好在过去的几天里林玄仲想通一个问题。

与下面那些对未来茫然不知,生死由命,日日立于严寒之中的普通士兵相比自己吃的一点苦又算得了什么。至少自己还可以掌控命运,而那些士兵只能任命运摆布。

漆黑的夜空令林玄仲想到很多事情,与此同时,雪吟则静静地看着林玄仲的背影,那笔直的身躯如同高山一样雄立,无端地给人一种无法撼动的感觉。站在林玄仲身后,雪吟有的是一种自然的安全感。

默默的跟在林玄仲身后,雪吟一句话都不想说。那些巡逻的士兵每当注意到穿着普通的雪吟与两名女童时都会过来问查,可当他们注意到林玄仲后,没人再去盘查雪吟与两名女童的身份,转而一个个赶紧向林玄仲行个军礼,林玄仲那披肩的白发是最好的身份证明。

“雪吟,到了,”一段时间后,林玄仲把一群人带到一座院落前,院落门口有一名拿着火把的守卫,见林玄仲带着一群人来后直接迎了上去。

经那守卫提醒后,林玄仲更加确定没有走错地方,所以直接领着雪吟和两名女童进去,然后让那些跟过来的人在门口守着。

因为是冬天的关系,院子里没有花草气息,走在里面和走在平常的院落没什么区别,但还是能看出来蓝馨公主原先入住的这座小院明显比林玄仲的住处要大。

等几人要进入客厅时,客厅里面正负责清理的一众人员出来。迎面那负责人便向林玄仲表明已清理妥当可以随时入住,还让林玄仲进去检查一下。

到屋里看了一下后,林玄仲对那些人的工作很满意,然后直接让那些人离开。

“雪吟,你让良辰和美景再简单帮你收拾一下,早点就休息吧,我现在去让下面的人给你弄一些热水过来,”等那些人都离开后,林玄仲不好意思多做停留。

“多谢大人亲自相送,”跟在林玄仲后面推进北方五金行业交换与竞争为旨这么长时间,雪吟最深刻的感触不是林玄仲身份有多高,而是在军营里的林玄仲跟在石桥村中的林玄仲根本没有区别,从头到尾很像招呼客人一样在对待自己。对于雪吟而言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好似林玄仲不再单单与其是朋友关系,反而更像自己的某个亲人般。

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是雪吟事先没预料到的,在有些意外的同时,虽然还想多体验一会这种感觉,但雪吟实在无法开口让林玄仲留下。

与雪吟三人告辞后,林玄仲转身走到院子门口好好交代那十几名夜军一番,让他们不仅在门口守好还要随时听候雪吟的吩咐,否则一律军法处置。

那些守卫虽然不知道雪吟究竟是什么身份,更不知道林玄仲为何会将几名女子带到营中,而且还如此盛重的对待三女,但是林玄仲的吩咐他们都已一一记下。接下来,他们要像服从林玄仲的指示一样服从雪吟的指示。

在确认那些守卫把自己的话都记下后,林玄仲直接离开此处,路上不免想起离开不久的蓝馨公主。算算时间,蓝馨公主和糖衣姐弟应该早已回到西风城,不用自己操心什么。

回过神来,林玄仲又看向漆黑一片的夜空,天气始终是他们需要关心问题。几日来,没下雨,同样没有下雪,一直阴沉沉的,仿佛是在警告着他们一定要关注天气问题。

说起来,像现在这样的天气已经持续多日。按照上面将军的意思,不日便会下雨或是下雪,而林玄仲不想管近来天气有什么变化,只希望他们执行凶兽计划那晚不会受到天气影响。

一路低着头回到住处时,令林玄仲没想到的是早先说要回去休息的张九天竟然在屋里等着。有些意外的问了张九天一声后,林玄仲才知道原来之前张九天说要回去,其实是想林玄仲能重视雪吟的事。虽然其中的确有一些隐含的意思,但张九天是为了林玄仲和雪吟两人才那样做。

在张九天明说林玄仲对雪吟应该多用点心后,林玄仲无法怪罪张九天多事。等林玄仲坐下后,两人便说起近来的一些事。与此同时,离樊城有着几百里远的翼都皇宫之中,已经连续几日不能安眠的翼皇正在自己寝宫来回踱步。

自从飞、扬两国的大军进入翼国,翼国的灭亡之期便一天一天逼近。做为一国之主的翼皇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在人质事件中犯错的官员和警方的处理有明显失当,忧国忧民,每日都与群臣商议国事。

经历几个月的风风雨雨,在失去军队力量,青元大国又弃之不理的情况下,眼下只拥有一座皇城做为国之根本的翼国皇室已然走上一条自生自灭的道路。翼国的衰亡似乎已经是命中注定,不像季节变化那样寒冬过去还可以迎来暖春。等时间一到,翼国会像那埋葬在灰尘下的落叶一样化成虚无。

不管是身后的飞、扬两国,还是面前的一支夜军,多日的思考已让翼皇清楚当联军与夜军决出胜负,翼国自然就到了决定命运的时刻。

近来,还有许多大臣向翼皇进言,希望翼皇再次委曲求全向飞、扬两国的国君求助,希望可以将他们翼国保存下来,但对翼皇而言,飞、扬两国的国主已经派人来相助,只是让他们帮助的代价依旧是亡国。

翼皇没有接受那些大臣的请求,因此在那些大臣眼中翼皇过于固执己见,不听劝谏,所有不少人无奈地选择抛弃皇室,或是直接投靠飞扬两国,或是放弃身份往安全的地方逃走。每次朝会时,翼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参与朝会的人员减少,无法有所作为。

那些背叛翼皇的大臣中还有很多像阮四海那样的皇室宗亲,关键时刻,那些人极力去讨好飞、扬两国,不惜代价地用多年的职衔之便谋取的钱财讨好飞、扬两国的国主,或是飞、扬两国的某些重臣,只希望等他日翼国灭亡时,飞、扬两国可以给他们一条生路。

与那些卖主求荣的皇室宗亲相反,到底还是有一部分保皇派积极地游走于各个城池之间,为翼皇寻找一切可以用的上的助力。有的大臣还为此特意出使飞、扬两国,想要通过外交手段保证翼国的存立。只是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可以想方设法的谋求生存之道,强者同样可以不择手段地提升他们的自身实力。

在翼国近乎失去全部兵力的情况下,不管前往飞、扬两国的使臣在翼国的地位有多高,一个个连活着回来复命都难,更别说给翼皇带些好消息回来。

在一部分人背叛皇室,另一部分人极力保护皇室的情况下,因为两争斗方,原本守在翼都的五万翼军现在同样是人心不一,军权分散掌控在部分人手里。之所以一直没有动静,只是因为那些真正掌控兵权的人还在观察形势。算起来,那五万兵力中可以直接接受皇室调令的兵力可能连一半都不到。不管那些翼军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都有着什么样事实上的情怀,他们只能任凭命运摆布,处境比不上现在的夜军。

广州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
绥化治疗牛皮癣哪好
天津治疗前列腺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