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巫源录第五十三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源录 第五十三章

紫芋就这么被风姬源那双紫色的眼眸吸引着,直到黑雾完全消散在了房间内,风姬源的紫眸也恢复了正常瞳色之后,紫芋才回过神。

“主人,刚才那是?”紫芋一个激灵,想起了那个收起黑雾的阵法问道。

风姬源回神,莫名的望着紫芋,“什么?”

“……”紫芋愣住了。

“那团黑雾呢?”风姬源转头看了下四周,发现没有看到黑雾,皱眉问道。难道被它逃了?不可能吧……

“主人,你将它收回了阵法内,您不记得了吗?”紫芋问道,

风姬源一愣,收回了阵法内?她没有啊,她刚才只是在思考着怎么处理这团黑雾,然后就不知道了,待她回神之后,黑雾就消失不见了……

那您还记得您刚才的眼眸是紫色的吗?紫芋心里憋着话,很想对着那发呆的风姬源问道。

“啊!”又是一声叫唤,将风姬源与紫芋叫回神。

风姬源与紫芋扭头望过去,就发现自从黑雾出现后,一直被压抑的黑妲,此时终于可以出来了。(黑妲属于暗系精灵,黑雾是诅咒与毒气滋生出来的,某一种方面来说,也是黑雾分散的本源滋养了黑妲,然后养肥的黑妲再回馈给黑雾……)

“它,它们……”黑妲指着屋内的毒物一脸悲痛的说道。

糟糕!风姬源心下一惊,她把毒物给忘记了!

“还以为你发现什么了呢。”然而紫芋听完它说的话,松了一大口气。

“主人,不用担忧,还原术是只要生物还有一丝气息,也可以让它恢复如初的。”紫芋飞身到风姬源面前说道。

风姬源点了点头,望着因为黑雾消失后正在快速消散的毒物,风姬源开口道,“我们开始吧……”

紫芋点头,风姬源立马在指尖施展出了一个小小的五芒星阵,随后直接覆盖到紫芋的身上。

紫芋愉悦的呻吟了一声,随后在风姬源的阵法覆身下,它四处飞舞着,手中不知何时冒出了一根棒子,不时的撒些粉末在屋内桌上的毒物上。

门外,莫斯与宗阅已经停止了对那扇门的研究,因为此时房内再没有亮光露出来,而风姬源也没有因为他们的呼唤而出来。

诡异的情况是他们二人持续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将这扇门打开,所以他们现在只有静静等待风姬源从里面出来就行了,毕竟,那诡异的亮光已经消散,一般情况下不是代表着结束吗?所以是好是坏,他们如今也只能守着,等着。

而在房间里面的风姬源,早已忘记了刚才在门外有人似乎要闯进来,所以她的隔离术依旧还是牢固的守着房门。

此时,风姬源心情非常的好,黑妲也欢悦的围着毒物们四处旋转。

终于,救回了它们!

紫芋飞到风姬源面前,不时的扭捏下,望得风姬源一头雾水。

“主人,紫芋已经将它们全部救活咯~”紫芋见风姬源不懂,只好隐晦的提示道。

“嗯。”风姬源笑着点了下头。

“……”紫芋一愣,那您不是应该夸夸我吗?紫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留在这时,刚还在欢悦的黑妲忽然跌落到了毒物上。

“黑妲!”风姬源一惊,连忙将黑妲捧了起来,“怎么回事?”明明她凝幻的阵法还如衣服般紧紧裹在黑妲身上啊,为什么黑妲会……

“没事的,女巫大人。”黑妲睁开眼睛虚弱的说道,“都是黑妲不好,黑妲见它们都活了过来,所以便想着与它们好好沟通,可是却没法与它们交流,还被它们反伤,让您为黑妲担忧了,真的很抱歉。”(精灵与任何生物间的沟通,都是由自身灵阿里沉默了好几分钟力传递给对方,对方感受到你的气息对它友善便会接纳,反之便是排斥。排斥的下场便是反抗,所以,毒物们没有戒心的黑妲,才会容易中招。不过,这也不能怪毒物们,要知道,云层渐渐转薄它们现在体内没有黑雾的存在,又是紫芋精灵之气治愈了它们,所以对于不被精灵们承认的黑妲,自然也是不会接受,即便黑妲是跟着它们一起诞生……)

风姬源皱眉望向黑妲,紫芋见状连忙上前解释着。

“这么一来,你不能再跟它们生存在一起了?”风姬源一直没有提合心术,一是还是有危险,二是既然能将毒物们复原,这不就代表黑妲可以继续生存,所以她就一直没有提,谁知道,竟然会这样。

黑妲落寞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开始合心术吧,不过这当中有着危险,所以,你一定要坚持住!”风姬源决定的说道。合心术有伤害的是复体,对主体倒是没有任何损伤,不过如果主体与复体融合度不高,成功率就很低。

“紫芋,黑妲的生命就看你的了。”风姬源又转向紫芋说道,毕竟黑妲是暗系精灵,她这么做,似乎对紫芋不怎么公平。

“放心吧,主人,我会尽全力配合黑妲的!”所幸紫芋不是一般的精灵,毕竟有些二,有些脱线。再加上又知道了风姬源的真实身份,自然更是死忠风姬源。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风姬源说道。话音一落,风姬源便走向窗口边,手中捧着黑妲,身下立即亮起了一道光芒四射的紫色五芒星阵。

紫芋见五芒星阵已经全开,自己立马飞了进去,那一瞬间,紫芋便失去了知觉……

原本守在门外准备静待风姬源出来的莫斯与宗阅二人,又被这忽然开始了巡展之旅。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亮光给而百度搜索惊到了。

“怎么回事!”莫斯问向宗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怎么又开始了?

宗阅一脸抽搐的回望了眼莫斯,他也不知道啊,这房间是他的没错,他生活了很多年也没错,但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啊,不然,就照着这么大的动静,不早就被院方发现他在研究毒物的事情?

宗阅很委屈,为什么这个小丫头才刚来一次,就发生了这样的异常?

“那个小丫头才会有事吧?”莫斯又开口问道。

“……”宗阅,我也不知道啊……

长沙早泄治疗多少钱
武汉妇科习惯性流产哪家好
上海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