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带着空间横行第章搞清关系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带着空间横行 第485章 搞清关系

容凌的目光仿佛似一把刀,割在文心烫红的手背上。

“也太不当心了,都烫红了。”容凌说完从怀里摸出了手帕,准备给文心系上。

一旁上官冥看见容凌递给文心的手帕,眼里闪过不悦,。望着文心的手,冷着脸不言语。

“谢谢容大哥,只不过这是烫伤,不能系手帕,等会让冥回屋用冰水给冰一下就好了,不用麻烦容大哥了。”文心没有接容凌递来的手帕。

容凌收回了停留在半空的手帕,脸上没有一丝尴尬,神情自然,眼里带着关心。

“光用冰水可不行,我那里有药膏,等会我给你拿来。”

闻言文心朝容凌干笑了几声,桌下的脚轻轻踢了一旁唯安一脚。

唯安赶紧坐直身体,正色道:“没事,这iǎn小烫伤,哪里还用什么药膏,一会就好了。”

容凌朝唯安笑了笑,温柔的iǎn头。“麻烦姑娘了。”

这声道谢让一旁上官冥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他的妻子,容凌处处守护,还替她向唯安道谢,在谷歌和Mozilla双方签署的长期收益共享协议在今年11月底到期的消息被报道后把他当什么人了。

气氛一下尴尬起来,唯安脸上凝固了笑意,坐立不安,这夹在这三个人中间,还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住的。

一个动不动就冷脸的上官冥,一个无论怎么样都笑得一脸温柔的容凌,还有一个永远不知真相,身处云雾里的文心。

说话还恍恍惚惚 她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要在脑子里过上三遍。就怕说了不该说的话,让文心情绪激动。

“我厨房里还煎着药呢,花神的事我们等会再谈。”唯安见气氛越来越不对。赶紧站起身准备离开。

文心紧跟着她站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让你给我治治伤。”文心说完没等唯安回答,快步上前拖着她就往厨房里走。步子急的让别人以为有野兽在后面追赶她。

唯安走在文心身后,被她拖去了厨房。

“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唯安看见文心的脸色,把£ǐng£iǎn£小£说,.△.√s_;手搭在她脉博上,心里更加疑惑了。怎么心跳变得那么快。

文心松开了唯安的手,快速收回了手,神情讪讪。

“我没事。唯安,我有事问你,很重要的事,你可不许瞒我或者骗我。”文心严肃了神情。声音也变得低沉。

唯安闻言一愣。看着文心严肃的神情,疑惑不解。

“到底什么事,那么严肃,你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的。”唯安此时想逃,可是她此时没有理由逃,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心里祈祷文心不会问为难的问题。

文心紧张兮兮,去厨房门口查看外面。看四周没有又小心关上了房门和窗户。

见文心如此紧张和郑重,唯安见状心里更加没谱了。吞咽了一口唾沫,声音紧张到音声都变了,变得尖利起来。

“到底有什么事啊,那么小心,不会是什么隐蔽的事吧,我可不一定知道啊。”唯安说完尴尬的干笑了几都曾前往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进行访问声。

文心关好了门窗才走到唯安面前,一双眼睛清澈透明带着倔强,一眨不眨的望着她。

唯安没忍住向后退了一步。

“有什么事,你你就直说吧,这样看着我怪吓人的。”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唯安鼓起勇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等会如果文心问出的问题太难回答,她就不回答,实在不行就含糊其词。

文心脸上神情越来越严肃,严肃中还带着一丝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些复杂的情绪出现在她脸上,让唯安对她将要问的事担心的同时更加感兴趣起来。

“你老实告诉我,容大哥和冥是什么关系,他们他们两个是不是,是不是……”组织了半天语言,文心还是说不出来同性恋那三个字。

脸色因为害羞涨得通红,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几个字。

唯安闻言一愣后松了口气,原来是问这个。

站起了身体,唯安拉着文心坐到了一旁桌边,伸手拿起茶壶给她倒了一杯茶。

文心端起凉茶,仰头一口气喝完,脸上的红色才慢慢消减下去。

“你是在刚才看见容凌看上官冥的眼神了吧,所以心里才觉得奇怪。”唯安歪着脑袋问文心,见她狠狠iǎn了iǎn头。

刚才文心好好的端着茶,再怎么不小心也不会把茶杯摔在地上,除非是受了大的惊吓。

“那他们两人是那种关系吗?”文心一双眼睛充满疑惑望着唯安,手中杯子被她紧紧捏住。

<丁磊戴着最为流行的黑框眼镜p> 如果他们两人是那种关系,那她呢,她夹在他们两人中间算什么。

文心神情慢慢变得忧伤,唯安见状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呀,什么都好就是有一iǎn不好,老是爱瞎想,实话告诉你吧,容凌是喜欢上官冥,可是上官冥心里只有你,只不过中间夹杂着兄弟朋友之情,很多事情让上官冥很为难。”

见文心双眼又重新充满明亮炫目的光彩,唯安紧接着道。“放心吧,你的冥可是只爱你一个的,以后容凌说什么话告诉你什么事,你千万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瞎想,如果有苦恼的事就来问我,就算我不知道再去问上官冥也不迟,你要是老闷在心里乱瞎想,与上官冥感情产生误会,容凌说不定会偷着乐的。”

原来是容凌单方面相思,他们两人不是两情相悦。

文心心里松了大大一口气,对着唯安认真iǎn头,向她保证。“放心吧,我以后绝对不会乱想,有事我会来找你问清楚的。”

想起容凌舍身救自己,或许他真正想救的不是自己,他把上官冥拉住不让他救自己,他救自己也是怕上官冥伤心。他平时对自己表现出的敌意也不是因爱生恨,而是因为她是上官冥的妻子。他对自己有敌意,是他生气了。

想到容凌故意做出一些事来引导她,让她产生误会,还以为他们两人以前有什么感情故事,原来他做这一切都是想破坏她和冥之间的感情。

想通了容凌的所做所为是为何,文心心里还是感激他救了自己。

他完全有很多机会杀了自己,甚至不留痕迹,可是他没有,不管是因为上官冥还是其他,她都感激他。

文心和唯安离开后,上官冥依旧冷着脸,冰冷的目光望向容凌,半晌他才道:“为什么?”未完待续。

石家庄妇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唐山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