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代表吟游刺杀录第两百七十九章救火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吟游刺杀录 第两百七十九章 救火

没有任何打扰,安安静静的施法,这是所有法师在战斗时的最理想状态,也是所有和法师对敌者的最糟糕状态。主流的法师战术都是先寻找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在实在找不到的情况下,才不得不想其他办法。

法术和斗气不同,斗气是力量的延伸,法术则以精神为本质。而用精神力需要集中,集中精神后使出的法术威力能大幅度提升,操控性也会极强。只是在战斗中想要完全集中精神是不太可能的。

即便是单挑作战,也都必须时刻观察对手,怎么可能全集中在自己法术上,如果群战那精神分散的更厉害。如何合理分配自己的精神力,是一个法师终身必须不断练习的技术。除非这个法师不打架,他搞研究或者搞基建,那的确不需要类似技巧。

凯文此时虽然初学乍练,但由于背靠强者,已经有恃无恐。第二个火球术当即使出来,绕弯飞出。黑夜之中,火球熊熊燃烧,却并不攻击人,反而再偏到角落,点燃一堆茅草。

同时控制两个火球,精神力分散,火球在一瞬间都小了一圈。但是此时对方似乎已经心慌意乱,居然没有发现。

最近天气干燥,两处点燃的情况下,只是片刻,大火已经开始烧着房子,有越来越控制不住的感觉。而且由于大火,火元素开始在空气中弥漫,和空中火球遥相呼应,两个火球又回归最初大小。

这也是教科书式的战斗方式,营造一个适合自己的战斗环境。风水地火四个属性中,属火系在这方面最为容易,适用的场景也最为普遍。土系或者水系要造成差不多的效果,要么用高阶法术把地形改变了,要么在空间戒指里装水装土,风系更是麻烦,几乎只能看天,如果正好刮大风那就对你有利,不然很难营造环境效果。

唯有火系,仅以火球术就能在大多数场合进行营造环境,这也是让凯文选择火球术的原因之一。当然前提是,敌方没有更强的火系法师,否则就等于是把刀送到对方手里。

教科书式的战斗方式,虽然最死板,但也最有效最稳妥。主流战斗技术本来就是无数法师战斗经验汇聚而成,何况即便是教科书也已经是高级版本,初学者可只会火球直射一种方式。

周围开始越来越亮,有人已经受不了开始逃出房子,有人开始高呼救火,街区有些混乱起来。凯文却不管太多,拿着火系晶石准备放出第三个火[李克强] 女士们球术,此时他身在角落里,他们的位置凯文早已通过鹦鹉知晓,这群人似乎也不打算来攻击他,那凯文也不会客气。

空中鹦鹉突然飞下:“他们已经全跑了。”

“你确定?”凯文问。

“不确定。”鹦鹉无奈,“但那几个点的人都跑了,也许还有人埋伏吧。”

凯文从角落出来,身边几个房屋都已经点燃,两个狗头人提着水桶从远处跑来,神色焦急而慌张,显然他们是来灭火的。这也侧面反映了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一般没有哪个狗头人敢在人族对战的时候,在边上灭火。

不过整个街道似乎就他们两个,其他房屋依旧门窗紧闭,屋内一片漆黑。显然这里的居民也都知道夜晚危险,即便边上着火也不敢出门。眼前两个如果不是烧到他们房子,多半也不会出来。

这里的治安环境可想一般,晚上着火别指望派出卫兵救火,如果第二天火还没灭,才可能过来救援。这里的居民除了自救,没有别的办法。

凯文叹息一声,毕竟是自己放的火,如果就此离去,总觉得不太合适。而且此时火势还能控制得住,要拖延一下就不好说了。但真要救火,凯文却有些提不起劲,他毕竟也两天没睡了,而且又是学习又是战斗,此时停下已经困意绵绵。人越困,就越容易懒,一懒就有点不想动,心中不免生出“关我屁事”的念头。

不过犹豫片刻,凯文终究还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法。找到几个关键部位,打断了几根木头,扫出一条隔离线,保证火势不会烧一大片就行。然后凯文转身打算离去。

但还没走两步,路口突然又出现一个人影,从其走路姿势和服装来看,即便没看到脸,凯文也能判断出这人是帝国人。这个气势,是准备来兴师问罪的么?

对方走进,正是帝国的龙骑首领范米尔,独自一人。凯文稍稍有些意外,意外的不是帝国人出现,而是居然是首领,还一个人。

“凯文先生,”对方语气不善,“我是偶然经过这里,没想到居然看到你在这里放火?这里有你的仇人吗?”

凯文顿了顿,大手一挥:“现在不是谈这个时候。”

“哼,你想逃避?”范米尔冷笑。

“逃避?我需要逃避吗?”凯文拔高音量,“现在火势这么大,我们首要任务是扑灭大火,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不是在这里指责和扯皮,抄着口袋找个背光的地方耍酷。”

范米尔:“……”

凯文一把夺过边上狗头人手里的捅,扔了一个给范米尔:“抓紧去提水啊!”

范米尔下意识接住飞来的捅:“……”然后就看着凯文提着另一个捅跑到屋后的小河里提水。

凯文提完一桶水回来,眼见范米尔还在傻站,当即怒喷:“帝国人是不是太过高贵,以至于连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救援都不愿意动手?”

范米尔无奈,只能跟着凯文一起去提水。作为龙骑首领,其实即便是帝国本土有灾难,他一般也不需要亲自动手,让手下干活就行。只是今天没带手下,亲自干活竟然有些不习惯。

“朋友,泼水不要太用力,你这么强,房子会被冲垮的!”“朋友,你敢不敢找干净一点的水源提水?”“朋友,为什么你的实力比我强很多,但泼水的速度却和我差不多?”……

短短的时间内,凯文一连数落了他三次,看得出他基本不会自己干活,手法都生疏的很,实力很强,但都没个轻重。范米尔心中恼怒,却一时找不到理由反驳,只能暂时忍着。边上两个狗头人惊恐的看着,他们听不懂帝国语,也无法理解为何两个人族要帮他们灭火。

火势本就不算不大,两人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扑灭。范米尔随手扔掉桶,刚要开口,凯文又进了屋子:“别愣着,进来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复燃的可能。”

范米尔站着没动,他觉得自己被凯文呼来喝去太没面子了。

凯文进了屋子,从窗口观察外面,见范米尔站着不动,也不去叫他,就待在屋子里等。两人一个屋外一个屋内,等了良久,范米尔终于忍不住:“你还在么?”

“在啊。”

范米尔沉默片刻,眼见凯文似乎短时间还不打算出来,当即自己也踏入屋内。

凯文回头看见他,奚落他两句:“刚叫你来你不来,在街上摆姿势,现在我检查完了,你又来了?”

范米尔:“……”

一件房屋查完,凯文再去另一件,这次范米尔只能跟着进去。凯文也没再墨迹,检查完毕之后,两人回到街上。两个狗头人还缩在角落,凯文本想安慰他们一下,但自己不懂狗头语只能作罢。

“感谢帝国龙骑士这次仗义相助,帮忙灭火。”凯文开口。

范米尔冷笑:“但是我亲眼看见,是你放的火。”

凯文笑:“我在这里上强者培训班的课,没想到晚上出来遇到袭击,交手的时候不慎点燃了火堆。幸好又帝国龙骑士路过帮忙,不然可能酿成大祸。”

“可是……”范米尔刚要再说点什么,凯文突然双眼一闭,然后仰天跌倒。

“你怎么了?”范米尔一惊,一时间还不敢随便查看,担心会不会是什么套路。

等了片刻,凯文已经没醒,空中鹦鹉已经飞下,在他头边转悠片刻,对范米尔回答:“帝国长官你好,我们的长官似乎太过劳累,晕了过去。”

范米尔不屑:“怎么会莫名其妙就晕了呢?”后半句“多半是装的”忍住没说。

“我们的长官已经两天多没有睡觉了,而且十分辛苦,”鹦鹉解释,“不过帝国长官可以放心,我已经通知了我们的人,他们很快会过来的。”

范米尔蹲下来,凑近凯文的脸看了看,凯文虽然困是真的,但还不至于真的这么快睡着,此时当然是装的。范米尔不是傻子,当然也能明白,冷笑两声,用手啪啪啪抽他的脸:“嘿,嘿,醒醒。”

凯文被抽的脸疼,心中怒骂,但既然装了就装到底,这点疼痛还不至于忍不住。

边上鹦鹉倒是看不下去:“帝国长官,你这是在打人吧?”

“这怎么能是打人呢?”范米尔随口反驳了一句,但心中也觉得靠这上面扳回一些,实在太幼稚了,倒也停了手。

“算了,”范米尔单手拎起凯文,“你们的人也不用过来了,我就顺手把他带回旅馆吧。”

鹦鹉怔了怔:“那就太感谢了。”

于是当小勺子等人到旅馆门口之时,已经看见范米尔懒腰抱着凯文从远处走来,凯文此时已经真的睡着。小勺子从他手里接过凯文,并表示感谢,凯文还是没醒。不得不说,有时候晕倒是逃避事情的最好方式之一。

一直到次日中午时分,凯文才从自己床上悠悠醒来。晃晃脑袋,看看自己身上,依然还有昨晚战斗和救火的痕迹,又是汗臭还有血迹,肚子也已经饿的咕咕叫。

不过看这个状态,至少说明没什么大事发生。悠闲洗把脸,换身衣服,吃点东西,然后出门准备找杰克。

杰克作为通信员,坐镇自己房间,保证任何情况下都能找到他。敲开他的房门,凯文打算了解一些情况。

“昨天后来怎么样?”凯文问。

“你当时真的睡着了吗?”杰克有点诧异,“范米尔抱你回来之后,他自己也就去休息了。我们就把你扔床上。”

“那你们昨天有什么进展?”凯文记得安排了他们一些任务。包括接近基佬国的麦基,还有帝国吟游诗人贝拉克。

“那个贝拉克我们还没搭上话,但是那个麦基我们已经有了很深的进展。”杰克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凯文刚要问,突然敲门声又响起。凯文去开门,却见是帝国人:“怎么了?”

“凯文先生吗?”帝国人开口,“我是来通知你的,马上有一个会议,所有人都要参加。”

“什么会议?”凯文问。这会议都没个提前通知的吗?

“抱歉,是紧急会议,关于城内安全问题,”帝国人回答,“地点就在上次光明教会开会的地方,如果你有空的话,那现在就去吧。”

“这么急?”凯文诧异,对方这么急,凯文反而要等一下,“那我先上个厕所。”

帝国人无奈:“那你快点。”

关上门,凯文急忙再问杰克:“昨天除了我这边,你们那边还有什么事情?”

“说来话长,”杰克回答,“但是我们昨天主要还是和麦基在聊,我们做了一些局,但并不会影响其他内容。包括现在,他们也在弄。”

凯文一听觉得他们似乎在谋划一件大事,没那么多时间仔细了解,暂时就先跟着帝国人出门。

来到狗头人城主的大厅,会议已经开始。台下的人有些稀稀拉拉,人没有上几次多,各国大使都在,但是观察团的人大大缩水,似乎只是派了个代表过来而已。

凯文环视一圈,见那个麦基也在,坐在前排,还和凯文对视招呼一下。

“凯文先生来晚了,抓紧入座吧。”台上的正是范米尔,此时他手中拿着稿子,似乎是会议的主持。

凯文点头,坐到自家大使边上,两人眼神交流一番。台上范米尔接着讲:“昨天城内发生一起火灾,我想凯文先生应该了解的比较清楚。”

凯文点点头,站起来:“当然,当时帝国龙骑士范米尔先生也在现场,当时我们两个奋力救火,最后我体力不支晕倒,还是范米尔先生把我弄回来。在此我表示感谢。”

“对,我是在现场,”范米尔干咳一声,“请凯文先生先坐下。”

凯文依言坐下,底下有一些小议论。范米尔干咳两声,继续开口:“城内的安全是保证各位观察团的基础,前次史密达国突然被杀,说到底也是安全问题。如今城内又发生火灾,这是一个很大的安全隐患,我认为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

凯文在下面冷笑。

“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不让史密达国人的死亡事件再次出现,我想我们应该严肃处理,决不能掉以轻心。”范米尔说的义正言辞。



丽水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乌鲁木齐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赤峰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