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巫师记第八十四章消息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记 第八十四章 消息

林猛再次化身成为一朵火红色的火苗,此时的火苗已经比最初之时大多了,在虚空中不断地跳动、撒欢,周围火红的巫术粒子纷纷向林猛投来,让林猛一直都处在一种浓浓暖意包裹当中。

“砰!!”不知过了多久,当林猛再次感受到脑中传来的胀痛时,虚空中火苗‘噗’的一下消散无踪,林猛的意识再次回到身体里来。

“地球,这次精神力增长了多少?”

“滴滴!!主体精神力增长0.3,总精神力7.5,已经十分接近中级巫师学徒的精神力了。”

听了地球的话语,林猛将手中的‘精神刺激药水’妥善的收好,放到自己的怀里。“当初配置的‘精神刺激药水’一共也就十七八滴,如今自己已经服下了十滴药水,精神力也增长到了7.5,剩下的七八滴也足够自己突破到中级巫师学徒。”林猛想道。

一连几天林猛都在这间屋子打坐冥想,或者就是研究一下德尼尔巫师遗留下来的笔记。林猛运气不错,在当初德尼尔巫师身上,搜出来一个空间储物袋,虽然制作的十分粗糙,但好歹还是有两个立方左右的储物空间。

林猛其实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布满奇异纹路的黑色袋子是干嘛用的,但是能被德尼尔巫师珍而重之的放在胸口,林猛也就将其收起晾在了一边。直到四个月后,林猛无意中翻看一本名为《劳德鲁斯游记》的杂书时,里面记载了作者所见的所有魔化物品,林猛才认识到那个布满复杂纹路的布袋,就是书里面提到的空间储物袋,不过是等级最低下的魔化物品,而正式巫师们都是用的大容量的空间戒指,空间手镯之类的。不过由于作者也就是一个巫师学徒,所以也没有机会研究过空间戒指和空间手镯,被引以为生平憾事。

就在林猛拿着一本发黄的旧书,看的津津有味之时,“扣扣扣!!”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林猛眉头一皱,合上书轻声说道。

“吱嘎!!”随着门被推开,只见杰夫的脑袋伸了进来,看见正坐在书桌后面的林猛,顿时眼泛喜色,赶紧走了进来。

“大人,你要我们注意到的奇怪陌生人,今天镇上倒是来了一个,呃……不是,是一群!!”杰夫立刻恭敬的向林猛汇报道。

“一群?”林猛眉头一皱,看着杰夫,似乎在等着杰夫的下文。

“是……是的……一群!!”看着林猛突然眼神凌厉的盯着自己,顿时杰夫十分紧张,结结巴巴的赶紧道道。“说是一群,其实是一个打扮怪异的老头和三个小孩子!!”

“不要急,坐下慢慢说”说着林猛倒了一杯水递给杰夫,并示意其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慢慢说。

“其实今天像往常一样,我将手下的小弟全都打发去各个交通要道,或者是必经的小路上。就在中午时分,在青涩的表情虽然不再梅瑟镇北边的一条林荫小道上,出现了一辆做工十分精细的华丽马车,这在梅瑟镇十分少见,车夫是由一名身材健壮的骑士担任。马车一路径直驶入了梅瑟镇,在老布林的旅馆门口停了下来。马车上下来一个老头,和三名打扮的十分精致如瓷娃娃般的小孩。老头的穿着非常奇怪,手里拄着一根造型奇特的手杖,约有他胸口这么高,头戴一顶灰白色的尖帽,和一身灰袍,腰间鼓鼓胀胀也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在老头身后的三名小孩,分别是一名女孩和两名男孩,其中一名男孩稍大,约有十来岁,其余的两人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三人都对周围十分好奇,一脸兴奋的到处东张西望。”说到这里,杰夫端起林猛递过去的茶水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接着道。

“就在这时,比尔这个小混蛋,我本意是让他留在镇里,看看有没有其他人没注意到的人物出现,没想到这小混蛋没有一点眼色,想要靠上去乞讨点东西。”说到这里杰夫恨恨的骂道。“就被那个当车夫的骑士,一下推倒在了马车旁边的地上,拉车的马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惊得跳了起来。眼看马蹄就要蹋在比尔身上时,只见不远处的灰袍老头手指冲着那匹惊马一指,顿时惊马就一动不动的定在空中,缓过神来的比尔吓得赶紧屁滚尿流的爬了开去。侥幸捡回一命的比尔,满脸惊惧的坐在地上不停的大口喘气。这时灰袍老头才对着比尔说了一句,小家伙下次可不要这么莽撞,说完就带着一边的三名小孩进了旅馆。”

说完,杰夫一脸希冀的看着林猛,希望自己并以此为用户提供个性化体验刚才说的这些消息,就是林猛需要的,可是无论杰夫怎么盯着林猛,也无法从林猛的脸上读出任何有用的信息。好半晌后,林猛才抬起头来说道。

“不错,杰夫!你刚说的这些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接着林猛就从怀里摸出十来枚金币,扔到了杰夫面前的桌上。“这算是今天的奖赏,给你手下的那些小家伙们卖点好东西补偿一下,尤其是那个比尔!!”顿时,杰夫如闻纶音,满面神光,喜笑眉开的将桌上的金币一一收起,贴身放好。

“对了,那个老布林旅店在哪里?”就在杰夫准备转身告退之际,林猛又问道。

“这条街走到底,有条胡同进去第二家就是!!”杰夫赶紧回答道。

“好的你先回去吧!!”林猛随意的挥了挥手,就将杰夫打发走了。只见林猛往身后一靠,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起桌面来,似乎是在心里盘算什么……

入夜时分,林猛身穿大氅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出了‘黑胡子’酒馆,沿着街道一直走到了尽头的胡同口,转身林猛就没入了胡同的黑暗中。

“叩叩叩!!”

“谁啊?”顿时屋子里面传出一句苍老的声音,‘吱嘎’一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打开了房门。

丹东白癜风去哪治疗
贵阳治疗宫颈糜病人输液后死亡家属索赔46万元 法院认定无因果关系烂多少钱
郑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