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私心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私心

“田二苗……”

“二苗!”

赵振方等人看到田二苗进来,他们无比的高兴。

可,转瞬看到单宗不悦的神情,赵振方道:“二苗,给单先生道歉。”

“道歉?”

田二苗嘴角一弯。

单宗打量着田二苗,“年纪轻轻,就不要胡说八道。”

“至阳之体可不是能够压制了的。”田二苗道。

单宗越加的不高兴了,“你再说一遍!”

“二苗……”

赵博林走过去,小声对田二苗道:“单先生距离元婴只差一步,别惹恼了单先生。”

“没事。”

田二苗对赵博林笑了一下,再去看单宗的一张冷脸,说道:“至阳之体不能够压制,否则,会适得其反。”

“是我至阳之体了解,还是你一个毛头小子比较了解啊?”

单宗冷哼了一声:“要不是看在你和我徒弟一家比较熟悉的份上,我已经对你出手。”

“单先生不要动怒的好。”

赵振方一边说着一边对赵阳示意。

赵阳说道:“师傅,我错了,您别动气。”

“让他给我道个歉就可以了。”

单宗说道:“我看他天赋也不错,纠正了思想,我收他为二徒弟也不是不可以的。”

闻言,赵家人都大喜,“二苗,快点道歉啊。”

“二苗,快拜师,单先生可了不得的。”

田二苗摸了摸鼻子,他一个元婴后期的要拜师金丹后期修士?

开玩笑啊。

“拜师的事情暂且不提。”

田二苗看着单宗,说道:“因为你,赵阳已经走了弯路,如果不是你照顾了赵家,光让赵阳走弯路这一条,我就会对你出手。”

“不知好歹的东西!”单宗大袖一挥。

“单先生……”

赵振方慌忙对赵阳道:“你不是还有问题要问你师傅的吗?”

“哦哦。”

赵阳反应了过来,“师傅,我确实还有问题请教您。”

“不急。”

单宗盯着田二苗道:“先让这个小子长长教训才行。”

“师傅……”

赵阳不敢说话了。

是单宗冰冷的眼神致使的。

“哼!”

单宗一声冷哼,气息释放出来,赵振方等人别说说话了,站立都站不稳了。

“现在的地球不是以前的地球了,现在的地球上充满了星空修士。”

单宗一步步的走向田二苗。

他边走边说:“你这样的性子能活到今天实属不易。”

“看在赵家的份上,我让你长长记性,免得出去了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着,单宗抬起了一只手臂。

然而,那只手臂再也没有动作。

甚至,连他身上的气息都不见了。

赵振方等人疑惑的看着,他们都忘记了上去制止。

当然,根本不需要他们制止什么。

田二苗仅仅一个眼神就让单宗的动作停止,就让单宗满头的大汗,就让单宗眼露恐惧。

“你还要教训我吗?”力求通过更多样的沟通和交流推动客户走向成功的信心。

田二苗淡淡的道。

“噗通!”

单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瘫了一般。

“师傅……”赵阳张了张嘴。

赵振方和赵博林的脸皮子都在扯动。

一个眼神让金丹后期的单宗失去了抵抗力,田二苗?

两人都看着田二苗。

田二苗却看着单宗,“回我的话。”

“前、前辈……”

从单宗嘴里出现的这个称呼,彻底的让赵振方大唐集团总经理翟若愚荣获年度中国杰出CEO奖_()中心三人傻眼了。

“前辈,对不起,前辈对不起……”

单宗不停的说着。

他的眼神惶恐不安。

他已经知道了田二苗的境界,元婴期!

是他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眼前的年轻人竟然达到了!

而自己,竟然要教训一个元婴期修士。

找死啊!

“说说你和赵家之间的事情。”

田二苗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赵阳要说,田二苗伸手制止,“我要他说。”

“说,我说……”

单宗抿了抿嘴,道:“我来地球后,知道这里是世俗界,我万念俱灰,以为传言都是骗人的……”

听着单宗的话,田二苗大致了解了。

单宗的天赋在他的家乡很普通,甚至可以说属于偏下的。

因为天赋的原因,他的修为晋级很慢很慢。

可,单宗热衷于修炼,他花费的时间是多数修士不能比的。

还有,他乐于冒险。

在听说来地球将会是一场造化后,他毫不犹豫的走进了虚空,进入了通道。

却不想,地球是一个世俗界,灵气稀薄的可怜。

单宗丧失了信心,甚至可以说万念俱灰。

就在他以为一辈子要老死在地球这个世俗界的时候,他遇到了赵阳。

他一眼就看出来田二苗的至阳之也为了以实际行动回报玩家对于我们的一贯支持体,还有赵阳的天赋。

他收了赵阳为徒,他要用自己毕生所学来教授赵阳。

单宗是将自己未完成的心愿转移在赵阳的身上,他要赵阳凭借自身先天优势强大起来。

“二苗,师傅是一个好人。”

赵阳说道:“他将自己的东西都给了我。”

“对的啊,二苗,单先生为了赵家和天盟的人都打了起来呢。”

“你起来,坐吧。”田二苗说道。

“谢前辈。”

从田二苗哪里出来的压力消失了,单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他站起身来。

赵阳急忙拿来一把椅子。

单宗坐了一个角,“前辈,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我没有任何的企图,我保证,我都是为了赵阳好。”

“你为了赵阳好我相信,可是,要说你没有企图……”

看到田二苗的眼睛一眯,单宗慌忙道:“前辈,我真的没有企图啊。”

“真的没有吗?”

田二苗将赵阳三人要说话,被他制止了,“让他说。”

“要说有的话……”

单宗深吸了一口气,道:“那就是私心了。”

“刚才和您说了,我天赋普通,甚至可以说是低下,而赵阳不是,赵阳是受到上天眷顾的,我将我自己完不成的事受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和比利时政府的邀请情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嗯。”田二苗点点头,“你自觉地是为了赵阳好,可你知不知道你在害赵阳?”

“害?”单宗连忙摇头,“我怎么会害赵阳啊。”

“或许是因为你的天赋差的原因,你的经验却很丰富,在很多方面是能够帮助赵阳的,可是呢……”

田二苗稍微顿了一下,“同样因为你天赋不好,你还按照自身的办法来教授赵阳,这就是局限性了。”

“赵阳的至阳之体是不能压制的,也不可以压制,否则的话心火会燃烧起来,将他烧的什么都不剩。”

深圳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安顺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沈阳治疗阳痿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