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巫术力量第八十九章最后一夜九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术力量 第八十九章 最后一夜九

菲尔还没有恢复意识,仙人球芯片就开始了警铃大作,紧接着,渐渐恢复意识的菲尔也感知到了死亡的危机!

这个时间只有一瞬,但是菲尔惊恐地发现,自己逃不开这一瞬。

仙人球芯片把危险来源映入脑海中,那是一道银芒,呼啸而来!

沿途中任何挡在它面前的事物,无论是树木,还是石头,都被它一分为二!

那道银芒的终点,正是菲尔的脑袋!

逃不掉!

躲不开!

只有死!

这一瞬,就连菲尔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活下来。

“滴、答,滴、答……”

但是明明只有一瞬的时间,可是却听到了怀表的慢慢走动的声音。

一个恍惚间,菲尔发现自己换了一个视角。

这里……菲尔一低头,就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木屋原本所在的大坑里,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好像漂浮在身体的上空,是灵魂吗?果然不论怎么看,都没有找到自己漂浮在半空的到底是什么。

而那道银芒,此刻距离自己的身体仅有十米,速度倒是变得十分缓慢。

“滴!资料融合中……发现逃生方案……”

就算再奇怪,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身体还是会被银芒击中,到时候,怎么也只有一个死字。

所以——

冥冥中,菲尔知道了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右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松鼠尸体,手腕用力,把松鼠尸体从侧面,带有一点小角度扔向银芒!

同时,自己的身体尽量往右躲!

尽管说的简单,可是做起来还是十分艰难,主要是时间太短了,要在那么短的时间做出那么大的动作,必然要消耗更大的力气。

菲尔只感觉整个身体都浸没在黏稠的泥浆里,每移动一毫米都要消耗平时跑步十公里的力气。

不过是十分之一瞬,菲尔就青筋暴起,好像有一整座山挡在那里,让他不能移动分毫!

“啊——”

就在这时,血液中忽然传来一股不属于他的力量,瞬间突破了身体的桎梏,使得他力量大增!

“滴、答,滴、答……”

怀表声渐渐消失。

“呼!”一阵风从菲尔耳边飞过。

脸颊一凉,一滴血从上面留下,菲尔这才察觉到左脸有一丝疼痛。

命令芯片回放刚才的情况,可以看到在那一瞬间,银芒先是撞上了从侧面而来的松鼠尸体,直接就有一半银芒被挡了下来,然后自己忽然就闪开原先的位置,银芒只有一点一点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小道伤口,就插入不“关你是应该的远处的泥土中,不知深入多深。

一个黑影跳来,惊醒了菲尔。

黑猫瞥了他一眼,再一跳,就消失在原地,不知去了哪里。

哥白尼?

不,不是哥白尼大人!

菲尔看着黑猫离去的地方,心有余悸。那只黑猫,虽然和哥白尼大人“星爸”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是绝对不是它。

那种虽然看似闲庭信步,实际上冰冷彻骨的气息,菲尔绝没有从哥白尼大人身上看见过。

那只黑猫,到底是谁?

那个眼神……就好像在说,啊,原来是学院的学生,虽然打错了但是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觉得有些碍事!因为,浪费了那么一点时间在这个实力弱小的蝼蚁身上,十分不划算!

那个眼神,深深地可在菲尔心底,他要把它永远地记住

一只猫,一头畜生,用过那样的眼神看他……

此刻,菲尔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因为他用了自身现在还不能使用的力量,剧痛蔓延整个神经,让他的每一寸肌肉都为之颤抖。

可是菲尔却没有丝毫在意所有彩信暂停,不在意身上的疼痛,不在意那具能挡住银芒的松鼠尸体,不在意升级成功的芯片变成了什么模样……

他只是,要把那个眼神,深深地记住!

“啊——”

弗立顿痛呼一声,挣扎着,可是手脚上的铁链让他不能紧紧地拖住他,让他不能逃离。

“哗啦啦……”

他现在,正处于一间阴暗的地下室中的一个水池里,水池下还堆放了柴火,让水池里的谁保持在翻腾的状态。

这样高温的水让弗立顿每一刻都是煎熬,可是四肢上的铁链让他只能承受。

他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不时会有不能说话的护卫进来添上柴火。

要是一般人,要不了多久就要被开水煮熟了,但是弗立顿不一样,他的皮肤、他的肌肉好像永远处于煮熟和未煮熟之间。

“吱呀——”

门又打开了,有人从高处的门口走下来。

“又、又来了……”现在,弗立姜雪辉很生气的对我说:‘给你的营养费几十万元顿还有点意识,他知道这个时候门打开,会有什么招待他。

他恐惧地再次挣扎,当然挣脱不了。

一个护卫拿着一个黑罐子走到水池边,对弗立顿的哀求视若无物。

打开罐子,倾斜,一团黑色的虫子就掉进水池里。

“啊,啊——”

这些虫子爬满了弗立顿整个身体,蠕动着,噬咬!

不过不知为何,这些虫子无论如何都不能钻进弗立顿的身体里,只能在最外面游走。

弗立顿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每到这个时候是他最害怕、最痛苦的时候。

这个过程要整整持续半个小时,之后虫子会吃饱一样,沉下水池,从一个小洞口游出去。

还有一点,就连命令护卫倾倒黑虫的亚特伍德也不知道的是,每一次,那些虫子都会留下几条没有走掉,在弗立顿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会有一只只黑白蝴蝶显现出来,悄悄地把好几条虫子咬住,然后吞进肚子里。

现在的弗立顿当然也不知道这点,他只知道,这个过程还有很久都没有结束!

“啊——”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虫子才刚刚布满他的身体,就突然一僵,动也不能动,同时那个还未走远的护卫也瞬间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弗立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记忆深处的剧痛就再次传来!

不……不……那种痛,主人……伊莲大人……

无数的黑白镜蝶遍布他的身体,就像要展翅飞走一样,一条条虫子都被镜蝶咬住,拖入到弗立顿的身体更深处。

弗立顿在一开始就失去了意识,眼前全都是噩梦中的怪物,梦魇无处不在,但是总有一个身影站在他面前,弗立顿跪伏在他身后……

也不知过去多久,弗立顿被一阵开门声惊醒,微微睁开眼,一道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

梦中的那个身影,就站在远处高高的门口,沐浴着阳光,低头看他。。

a

淮安白癜风较好医院
南昌龟头炎治疗多少钱
唐山妇科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