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崇祯重征天下第五百八十八章赌棋巧胜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崇祯:重征天下 第五百八十八章 赌棋巧胜

所谓"彩头",即是赌赛获胜的奖励,説白了就是要赌棋,负者要给胜者赌资.这种赌棋刘高手也没少下,自然不会被朱由检三言两语就唬住了.因此只是冷冷一笑道:"不知老兄要赌多少银子?"

"一千两!"朱由检笑眯眯地道.

"什么!"刘高手大吃一惊,心想一般的赌棋也就五两十两,几十两的都算大赌注了.这位却张口就是一千两,难道真有这么大的把握能赢?再説他也没有那么多的赌资.

"怎么,玩不起么?"朱由检故意挑衅道,"玩不起就算了,你们接着下."

"刘高手,怕他怎的!"一旁的观众中倒有位刘高手的粉丝,见朱由检如此嚣张,忿忿不平地道,"您的银子我出,赢了咱们一人一半,输了算我的!不为赚银子,就为看您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财主!"

刘高手本来也有些为这一千两银子动心,见有人为自己拔撞,便把心一横道:"一千两就一千两,刘某奉陪!"

围观的茶客登时欢声雷动,一盘围棋这么大的赌资,他们可是谁也没见过.那位刘高手的粉丝立即掏出一千两的银票往棋盘上一拍道:"看好了,这是一千两!把你的一千两也拿出来吧!"

"我不用拿,因为我肯定赢."朱由检却是若无其事地道.

这话可太气人了,刘高手当即冷冷地道:"你要是输了呢?"

"输了你就把我扭送到官府,告我个招摇撞骗,如何?"朱由检笑道.

李贞妍本来听朱由检説赌银一千两,已经觉得不妥;现在又听他如此説,既急又气,轻轻地拽了拽朱由检的衣襟,悄声对他道:"咱们哪有那么多银两,万一输了,难道您还真的去过堂?不如服个软快走吧,我也不要吃东西了,咱们捱到天亮,赶紧回秦王庄去!"

朱由检却恍若不闻,只盯着刘高手微笑.刘高手大怒道:"好!既然你想吃板子,刘某就成全你!"

説着他就与朱进而言之由检一人一边坐好了,气哼哼地清理完棋盘,刚俄媒:中印将于11月在成都联合军演 现已中断5年要摆座子,朱由检又道:"我还有一条规矩,那就是不摆座子!"

"你…你到底会不会下棋?"刘高手被朱由检气得哭笑不得,"自古以来,对弈皆要有座子,此乃棋规!"

"你错了,"朱由检却平静地道,"围棋最初是没有座子的,直到东汉年间才开始流行座子.因此不摆座子才是围棋本源,你敢不敢下?不敢下就算了."

"下就下!"刘高手已经彻底被朱由检激怒了,"让你执白先行,刘某倒要看看你这个‘本源’有何能耐!"

朱由检见把刘高手也气得差不多了,便越来越多的都市适龄人口选择暂时或永久单身。不再多説,第一手占据右上角的"xiǎo目"位置.

在前世,以"xiǎo目"开局当然司空见惯.可在这个流行"座子"的时代,四个角的星位开局即有子,因此根本没人下过xiǎo目.刘高手又不禁怒道:"因何不下星位?"

"你这人好生没趣,"朱由检微微一笑道,"棋盘这么大,下哪里不行?我偏要下这里,你管得着管不着?"

刘高手让朱由检噎得直翻白眼,却又无言以对,只得在相邻一角下了星位.朱由检接下来在右下角又下了xiǎo目,形成"错xiǎo目"阵势.

李怀亮案件中

这下刘高手又有些傻眼了,因为按照"座子制",黑白双方要各占据相对的两角,这样不容易形成大模样.可朱由检占的是相邻的两角,只剩一个空角,无奈刘高手又下了一个星位,这样棋盘上就出现了"错xiǎo目"对"二连星"的开局.

朱由检接下来一手不紧不慢地守了个"无忧角",这种形状是一种很坚实的守角方法,在前世的对局中同样极为常见.刘高手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禁陷入长考之中.琢磨了半天,居然没有想出侵入白角的好办法,脑门上不禁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朱由检见状更是放下心来,凭借着比对手领先几百年的围棋基础知识,与刘高手展开周旋.

果然不出朱由检之所料,刘高手虽然棋力不低,却无法跳出这个时代对围棋认识的局限性,一味好杀斗狠.明明这个无忧角不好攻,他却偏要攻进去,结果被朱由检卖个破绽,故意脱先一手,诱他硬杀白角.

刘高手果然上当,几乎把半个身子都伏在了棋盘上,一定要算清如何净杀.朱由检却根本就没想走活那块棋,反而连连脱先,抢占其他大场.刘高手见朱由检不应,还以为他托大,当即痛下杀手,将白角彻底鲸吞.正洋洋得意时,他刚才的对手黄先生却在背后提醒道:"老刘,你这棋已经输了!"

刘高手猛然惊醒,再看棋盘,已经是白势滔滔.而黑棋除了吃掉一个白角,几乎一无所获!

刘高手的脑袋"嗡"地一声,若换在平时,虽然局势不利,黑棋也有打入,侵消等种种手段,还能与白棋较量一番.可这盘棋是赌着一千两银子,过大的赌注导致他的心态发生了扭曲,头脑一热便强行破白棋大空.

可是白棋已如铁壁一般,别説是刘高手,就是真正的国手来了照样无法做活.朱由检见招拆招,很快就将打入的黑棋尽数.[,!]歼灭,而且更加厚实.

这时候其他观众也看出来,刘高手是无力回天了.旁边那位黄先生还有些落井下石地道:"老刘,你这盘棋下得实在大失水准,难道是让一千两银子闹的?"

"他…他不摆座子,不走星位,我没下过这样的棋!"刘高手兀自强辩道.

"走啊,该你走啦!"朱由检则是一脸坏笑地催促道.

这位在西安城xiǎo有名气的刘高手此时面如死灰,半晌才颤声道:"我…我输了!银票是这位仁兄的,你不要动,我回家去给你取银子!"

"算啦算啦!"朱由检忍俊不禁道,"一千两银子只是玩笑,你只要请我主仆二人吃个晚饭就行啦!"

武汉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
白癫风
南昌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