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霸战三界第八十二章压抑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霸战三界 第八十二章 压抑

“这个世界,将迎来一次改变,一次……或许将是毁灭的改变。”

“我从命运的罗盘中看到了点滴,仅是点滴,却是看得触目惊心,不知道了前路。”

“你需要变强,变得很强,强大到能够改变这一切,那么,你才能够在这一次的改变中活下来……”

司马香草走了,却是留下一段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清楚的话语。这意味着Google绕过了NFC支付的一个障碍。相册器也是个更新点

“他们离开了,接下来的路,需要自己去走。”李裕宸呢喃,记下了司马香草的话,却不是特别在意。

他还不够强,这些都不过是空谈,眼下,除了活命,其他都没那么重要。

失去保护,他便是需要独自面对一切。

“我一定会没事的!”他自语,眼眸闪烁坚定的光芒。

轻轻抚摸脖子上系着的绿色藤蔓项链,他仍旧感受不到多大的欣喜,且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始终,还是不能忘怀。

“主动杀人的感觉可真不好……”他再一次呢喃,闭上眼睛,迟疑之后睁开。

四周,参天的树木环绕着,直到视线的尽头,都是一片绿色,只有些许其他颜色的小小的斑驳,却又是为森林添了几分美丽与神秘。

空气,很宁,也很静。

没有魔兽的吼声,没有鸟虫的轻鸣,甚至……连风都没有。

整片森林,失去了树叶摩擦的沙沙声,不见了草叶接触时的极其细微的摩挲碰撞声……静,出奇的静,静得异常。

李裕宸失去了味觉,嗅不到空气的味道,更是少了许多感受,但是,也多出许多感受。

“周围,好奇怪……”反复打量,他微微觉得有些冷。

空气的温度并不低,隔着茂密的树叶,还有着很热的太阳,亦是有不少的炙热光芒从树叶的缝隙里折射下地面,只带来温和且暖的温度。

他的冷,是心的不安定。

“这里不正常,必须尽快离去!”他选定一个看起来还算不错的方向,快步走出,亦是小心翼翼。

走了很久,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听不到属于森林应有的嘈杂,只有偶尔由风生起的沙沙声让他稍稍安心,鼓着勇气继续向前。

“吼!”

忽然响起一声咆哮,使他在一瞬间剧烈抖动,被吓住了,又是在抖动之后迅速镇定,顿住,微微思索。

仔细分辨吼声的来源,应该还隔着很远,可他却不敢确定他是安全的,明亮的眼眸极速扫荡四周,怕遗漏任何一个不安全的因素。

只有风吹过的树叶与草叶轻动,还渐渐平静,什么可疑的事物都没有,也不似有将要生起变化的事物存在。

只是,他觉得不安,甚至……草木皆兵!

“出现了幻觉?”他轻声呢喃,很不确定,但心中觉得不是。

很谨慎的,他快步走到一旁,靠近一棵粗大的树木,在直径近两米的树干后躲避,很小心的打量着四周,想了想,有些迟疑,但爬到了树上,决定暂时休整,让心绪宁静。

风,还是偶尔吹过,轻抚树叶与草叶,有着相互摩擦的沙沙声,更是带着丝丝冰凉。

“滴答。”

一滴水珠落下,敲打树叶,在宁静的空气中发出很轻却很清晰的声音。

之前还是晴空,仅是短时间的不在意,便是多了许多浑浊,暗了很多,太阳,也不见了。

“下雨了。”李裕宸轻声念道,不带有情感。

雨水一滴滴落下,他坐在粗大的枝干上,细细听着。

听着雨声渐大,任由经历一次树叶间旅行的雨水滴打头上、肩上、手上、腿上……

头发被打湿,破损不堪的衣服也被雨水侵占,由雨水洗着、淡着残留的血迹,磨灭之前留下的印痕。

“好压抑的天……”他微微抬头,看着早已黯淡了太阳光芒的天空,低声喃喃。

沉浸了不短的时间,他觉得心中安宁,会负责到底”。而受访的常州疾控中心则表示一颗心,静了下来,却又很不舒服,有些默然。

这里的天,似乎就是他的心情,黯淡了光芒,布满阴云,充满惆怅,亦是迷惘。

他的心,并不想这么去想,可是无法,周围的景象让他不得不这么想,一想,便是由晴到雨,胸口郁着一口气,又似巨石压着,呼吸艰难。

“啊!”

他低声咆哮,将身上的衣服快速脱下,使劲往旁边一扔,双手将项链上串着的储物戒指死死握着,有些拉扯,勒得后颈微疼。

渐渐地,他的双手没有那么用力,后颈也有些麻木,嘴巴微张,呼吸微急,一双眼睛也是很不情愿的闭上。

很久,闭着眼睛沉默。

“喂,树上的,你做什么呢?”一道清脆略带婉转的声音响起,把李裕宸从沉重的思索中惊醒。

“谁?”李裕宸大喊,头颅偏转,顺着他确定的似乎是声音的发源地望去。

一名少女,站在他所在的树下,淋着由树叶间滴落的雨,乌黑的秀发已经湿润,黑色紧身的衣服湿了很大一片,贴近着身子玲珑,一张美丽而精致的脸庞似有着疑惑。

雨,为少女添了几分异样的美丽。

“你是谁?光着身子在树上做什么?”女子再度问道。

她看到了李裕宸,却是因为雨水与距离,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而且这里是秘藏的一角,他这么做,让她觉得很奇怪。

“我……”李裕宸回神,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才是发觉上身没有衣物,脸庞微微泛红,觉得尴尬。

“你到底在做什么?”女子蹙眉,没有察觉李裕宸的窘境,依旧一脸疑惑。

李裕宸不答,视线偏移,找到了被他扔掉的破损到不堪的衣服,站起身,很小心地从树上跃下,又是因为地面的水迹而差点跌倒,可他不在意,快速跑到衣服旁,把衣服捡起,不顾湿与脏,快速穿上。

“你好,我叫李裕宸。”李裕宸面带微笑,可笑容中却是能够看到些许不快,还有尴尬,且没有打算走近,更没打算握手。

“李裕宸?你……很奇怪!”少女并未说出自己的名字,略带好奇地打量着李裕宸。

很容易忘记在下车前观察后方来车或来人情况 沉默,带着些尴尬,李裕宸站立在原地,还未完全脱离之前在树上的状态。

“对了,我是管可。”少女说道,“你之前在做什么?”

“管可,你好,之前,我……在想一些事情。”李裕宸回以微笑。

“那你想什么呢?”管可问道。

李裕宸不答,只是微笑,颇有些摇头。

吉林治疗白癜风好方法
长春包皮包茎治疗多少钱<比如电脑和鼠标虽然关键词不一样br>拉萨哪家医院白癜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