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岩武天尊正文第五百一十章愈演愈烈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岩武天尊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愈演愈烈

兽荒古域上空,血光宛如一条长长的血河般从天幕之上坠落而下,目标直指麒麟潭内的那座广场,而整个广场上也是光芒乍现,仿佛能够吞噬天地的黑光涌动,与那刺眼的妖异血光相互呼应,隐隐间像是在发生着共鸣。

见状,暗陇皇兽猖狂一声大笑,便欲化作一到流光冲进那通天的黑色光柱之中。但四周不断涌来的破风声与阵阵咆哮暴喝声让他的动作突然一滞,旋即立马转身朝着那声音涌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道道气势汹汹的身影正往麒麟潭蜂拥而来。这时,暗陇皇兽也是从天狼星劫降临的兴奋中猛然回过神来,因为太过专注于天狼星劫,所以他将那些家伙都给忘掉了。

可是暗帝与暗皇现在又在干什么?暗陇皇兽心中如此想到,其目光陡然一寒,口中喃喃道:“那两个畜生竟然敢背叛我!”

这时,那人群涌来之处猛然爆发出一阵阵激斗的轰隆声响,场面霎时间变得极端混乱,各色玄气在血色夜空中绚烂绽放,气场的波动远远传荡而开,越过麒麟潭往更远处不断涌去。

“主人,我们抵挡不住了!”

天空中陡然爆发一声大喝,听其声音是暗皇所发。

目光快速晃了一眼那战斗的天空,暗陇皇兽又是转过眼看了看正在向地面落下的血光长河,如果不把那些外来的家伙收拾掉,他将无法安稳炼化天狼星劫的力量,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眉头深深一锁,暗陇皇兽再度看了一眼那落下的血光长河,他只能暂时将天狼星劫的降临放在一边,而且以天狼星劫的降临是无法阻止的,也无法动用力量将其笼罩屏蔽,让别人无法靠近,他只能对其不管不顾。

怒上眉梢,暗陇皇兽发出一声震天咆哮,随即化作一个黑色幻影消失在血色夜空里,再度出现时,已经到了暗皇等人所在的战斗空间。

见暗陇皇兽所化的人形出现,与暗帝他们对峙的人群与兽族中便是有着两道身影缓步行了出来,一位看上去白发苍鹤的老者,一位身形匀称的中年男子。

老眼的余光瞟了一下正在降临的天狼星劫,老者率先开口笑了起来,两眼都是眯成了一条线,道:“暗陇皇兽,分一点天狼星劫的力量出来吧,不然这事可是不会安安静静就结束的。”

“谁把麒麟潭的消息传给你们的?”暗陇皇兽此时脸庞上的神色极为平淡,丝毫看不出因为这些人与兽的到来而变得面目狰狞。

“九星连珠,天狼星劫,这种天地异象神降需要人告诉我们?”那名中年男子淡淡的一笑,脸上带着一丝丝蔑视嘲讽之意。不管是身份,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就中国诉美国轮胎特保措施世贸争端案发布裁决报告还是地位,又或者实力,他都不比暗陇皇兽低,因为他的身份跟后者一样,是与暗陇区并驾齐驱的的璃实现带瘤生存?炎区的主人。

璃炎狱魂兽!

而那老者名叫亦文老怪,是跟他一起来暗陇区的帮手。

暗陇皇兽建造麒麟潭的事早就已经被他们知道得一清二楚,就算张岩没有散播消息,他们也会来麒麟潭,参与天狼星劫力量的争斗。

兽族的嗅觉都是极其灵敏的,尤其是到了暗陇皇兽他们这种层次,所以璃炎狱魂兽开口说话的一瞬间,暗陇皇兽就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第一眼就是疯狂的怒意。

“璃炎狱魂兽,你竟然敢独自来我暗陇区?”

闻言,璃炎狱魂兽却是淡笑着的摆了摆手,道:“我可不敢独自前来,所以,我请来了亦文同道!”说话间,他身旁的亦文老怪也是一脸笑意的点了点头!

“暗陇皇兽,废话就不多说了,如果你愿意分出一部分天狼星劫的力量,我们之间还是能够和平共处的。”亦文老怪毫不客气的放出话说道,一点退让的意思也没有。

而正当暗陇皇兽与璃炎狱魂兽对峙着时,东边方向上,荒佛古猿族的族人已经来到了距离麒麟潭两百里的地方,而且他们移动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一道道刺耳的破风声呼啸,他们便是化作一道道金色虹芒消失在血色世界里。

最先感受到荒佛古猿族气息的是胡鸿云与林青山,两人回身我不是完美无缺的老师看了看不断靠近的庞大气息,眉峰不由得凝皱了许多,这场争斗的发展有些出乎他们的想象。

“鸿云兄,情况似乎变得更加有趣了一些。身后那群家伙当中有一道气息丝毫不比暗陇皇兽弱,应该是荒佛古猿族的那些大块头。”

“五大兽区已经来了三大兽区,若是其他两大兽区的掌舵人也来了的话,那才叫真正的有趣。”胡鸿云淡淡的笑道,只是他脸上的笑容看在林青山眼中却是满满的自信,一种来自绝对力量上的自信。

“璃炎区与荒佛区是离暗陇区最近的,而岩神区与妖莲区则是相对要更远一些,不知道岩岳蛮神兽与妖莲静子会不会出现!”林青山抬头望了一眼天幕上正在逐渐落下的血色长河,身为林家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他虽然很清楚自己的真正实力不如胡鸿云,但在气势与那股意志上丝毫不比后者弱,而且跟暗陇皇兽等打起来的话,他也不丝毫不会落于下风。

只是胡鸿云能够压制暗陇皇兽他们,甚至将其斩杀!

两人闲谈的说了一番之后,便是一个身穿朝着天空更高处飞掠而去。

而在另一边,张岩与胡岚嫣两人正安静的坐在山巅之上,皆都是半抬着头望着天空,目光随着那坠落而下的血河一点点移动着。

笼罩天地的血光照映下,两人的脸颊都仿佛是熟透了苹果一般,充满血色。泛着血光的长长睫毛跳动了两下,胡岚嫣眨巴着美眸,玉唇轻启,却启而无声。

望着那漫天血光,张岩的嘴角处微微掀起了一丝弧度,那一丝毫不起眼的弧度中充斥着慢慢的苦涩,从在土坤鼠族醒悟过来之后,他将曾经所有的一切都封印在了心底深处,打算等到找到金水之魂,离开兽荒古域之后才开启,再将那一段被封印的记忆给拿出来。

但映入眼中的那抹血光让张岩的脑海里不断涌出了一幅幅画面,一张张熟悉的脸颊。

安东野!

本源血属性体质,不知不觉间跟他成为生死之交一个家伙,如今,他们都是不知道彼此在哪,但他们都坚信,所有人都还活着,都还在为了将来而不断拼命努力着。

将嘴角处那抹苦涩孤独收敛,再深深埋葬在心底,张岩轻缓开口说道:“你为什么不愿意跟你一起,至少他能够保护!”

闻言,胡岚嫣的脸上突然凝现出了一抹暖意的笑容,在那血光下,乖巧的俏脸变得更加妖异了几分,玉手托着香腮,柔声说道:“我哥虽然能够保护我,但跟在他身边一点都不自由,所以我不想跟着他。”

“话是这样说,但我们之间只是陌生人,你跟着我一个陌生人在兽荒古域到处乱走的话,可是不太妥当!”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而且,我感觉你也不像是坏人啊!”胡岚嫣回眸盈盈一笑,声音如风铃般清脆动听,目光在张岩的脸颊上停留了片刻之后才转移开。

而张岩却是听得一阵好笑,道:“我像个坏人?”

“有一点,但又不全像!”

……

荒佛古猿族的出现,让场面彻底陷入了混乱之中,而暗陇皇兽也是被逼无奈,这里虽然是暗陇区,但他想要同时对付璃炎狱魂兽与荒佛古猿族,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作所以,最后达成的了协议,璃炎狱魂兽与亦文老怪炼化四分之一天狼星劫的力量,荒佛古猿族的族长荒佛战猿与另一位族中强者炼化另外四分之一的力量,剩下的二分之一则是留给暗陇皇兽。

但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只是头口协议,没有半点可信可行之度!

而那些为了能够分得一辈残羹的人类与兽族则是只能呆在远处安静的看着,想着,但无法得到天狼星劫的力量。

血河落下,聚集大地越来越近,带给所有人的威压也是愈发的强烈了许多,最后在众人的眼中彻底衍变成了一条庞大的天血之河。

血河笼罩,不知多长,但宽度至少达到了百里开外。

正当暗陇皇兽等人正准备爆发出体内全部的玄气朝那血河冲去时,胡鸿云与林青山的气息陡然出现在他们的感知当中,目光凝神看去,只见两人已经化作流光虹芒朝着血河暴掠而去。

众人陡然心中陡然一怔,急忙齐齐喝道:“不好,那两个该死的混蛋想要吞噬天狼星劫之力。”

唰唰唰……

一所市级示范园若被发现在日常保教过程中存在小学化倾向 强烈破风声响彻,暗陇皇兽等人皆都是一个闪身消失在远处,直追胡鸿云两人而去。

感受到暗陇皇兽他们正在逐渐狂追而来的气息,林青山当即一声冷笑,转身就是一掌朝下方狠狠拍下。

“一掌定乾坤!”

轰隆隆!

空气剧烈晃动,一道百丈大手印瞬息间在空间内凝聚成形,带着狂暴之势向暗陇皇兽等压去。

见状,暗陇皇兽等人皆是一声冷哼,手中玄气奔涌,同时一掌或一拳轰出,瞬间将林青山的掌印给轰得支离破碎。

强大的玄气风暴席卷而开,让暗陇皇兽等人的身影陡然一滞,立马又是一个晃影直追而上。

“天狼星劫的力量,我们就代为收下了!”林青山一声大笑,手中瞬息万变的印诀骤然一停,而后按下,喝道:“天地无形阵!”

三个月宝宝肚子胀气怎么办
成都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哈尔滨哪家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