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巫医修仙手册第一百二十八章她的软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医修仙手册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她的软肋

“实际的好处,到底是什么呢?”

将逐个计划认真的完善和落实也就是实现最终想要的优化结果 余桃呆立原地,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在她看来,常芸这人云淡风轻,对万事都不甚在意,尤其是那双冷淡的眸子总是淡淡地瞥来,带着令人心烦的倨意。

而自己的父亲,却对这样一个人,不惜以“好处”相邀。

余成峰的嘴边浮出一丝淡笑。

“森林里,狐狸不齿野猪,在他看来,现在又没猎人缠身,磨牙岂不是浪费时间。野猪却只是摇头,暗自想着,要是等猎人来了,他又哪还有时间再去磨牙。”

余桃睁大了眼睛。

她何等聪慧,很快就明白了父亲言语之间的意思。父亲之所以这般志在必得,是因为他早已未雨绸缪!

一时间,过往画面一一在眼前出现,她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父亲早已派人对常芸进行暗中盯梢!

“爹爹英明!”她不禁高叫。

同时,她又有一丝的疑惑,常芸到底是什么人物,值得父亲如此作为?

余成峰转过头来,吩咐道:“你去告诉常芸,若她前来,我就带她去见王家。”

“什、什么?!”

余桃大惊。

三大家族表面和睦,但其中暗涌,路人皆知。这其中,就更属王家西南地区云南贵州四川重庆西藏和余家之间的矛盾最为深重。

早些年,王家和余家的纷争还停留在巫女集市的店面权属问题之上,但自从十年前余沐儿的生母、余成峰的嫡妻唐婉之死后,余家和王家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其中缘由,余桃虽是不知,但她总觉得此事和逝去的夫人脱不了干系。

而现在……

只因为一个常芸,父亲就要去见王家?

她不禁抬眼偷偷观察父亲的神色。

但出于她意料的是,父亲脸上毫无怒意,更无戾气,有的只是一片高深莫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余桃才突然觉得了寒意。

“女儿知道了。”

她低声说道,脸上重回一片安和温婉的笑意。

*

余桃很快就将话带给了常芸。

那个总是拒绝她请求的女子,终于正眼看她。

“王家?”

她的有个办法就是花钱请人来做声音极冷。

余桃在心里微叹,爹爹的心思果然缜密,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个女子的软肋。

“是的,家父是这样说的。”她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难堪和不平,而是平静地说道。

常芸扯扯嘴角。

“行啊。”她答应下来。

余桃喜切:“多谢姑娘!”

常芸挥挥手,不想多言。余桃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定下了常芸前来的时间,才淡笑着离去了。

常芸看着她的背影,黑漆漆的一双眸子如死水翻滚。

她的眼前浮现出余成峰凌厉的眼神,一遍遍在她身上逡视的模样。

她在淮阳郡里,只有两事和王家有了干系。一件是在三大家族上的刺杀,一件是在巫学院里跟王晴柔的叙旧。

王晴柔不过一个庶女,自然代表不了王家,唯有那次在桃林里的刺杀,才能彰显自己和王家的恩怨。

如此说来,自己果然是被那个男人给盯上了。

他以为抓住了自己的软肋……但又何尝,不是在给自己创造机会?

想到这里,她笑了笑,径直回房,开始为一日之后的医治,做万全的准备。

一日后,常芸在余桃和余沐儿的结伴相行中,来到了余府之上。

余成峰刚巧在书房会客,出来相迎的,就只有余文逸和余薇二人。余文逸看见常芸,十分高兴,眼睛微微弯起,就连声音里都是暖意。

“常姑娘,好久不见。”

不等常芸接话,余桃就在旁边轻咳了一声。

余文逸敛住笑,神情肃穆了许多:“请跟我来。”

一行人就这样往里屋走去。

一路上,余桃声音低沉,娓娓向常芸道来。原来,余君宁和余沐儿同是为唐婉之所生,余君宁在出生不久,唐婉之便撒手人寰,仙然西去。

十年来,余君宁身体时常抱恙,病情更是在半年前突然加重,时常痴傻,时常狂躁,更多的时候,却是昏迷不醒。

面对如此怪症,余家大巫均是束手无策。前不久,余君宁再度陷入昏迷,羸弱的身子再禁不住这样的折腾,一睡便是半月,形同枯槁,眼看就是不祥的征兆。

说话间,余成峰已经送客过来,领着众人来到了余君宁所在的屋里。

门刚一推开,常芸便嗅到一股怪味扑鼻而来,让她不禁皱眉。她不动声色地打量身边众人,却发现他们毫无所动,仿佛根本不曾闻到。

心中起了疑,她面上不显,缓步来到余君宁的床前。

上一次见着还是个扎着独髻、面容带笑的怯弱丫头,这一次见着,却是骨瘦如柴地静静躺在床上,连呼吸起伏都几不可见。

常芸环视一周,见在场的除了余成峰,其他都是余家小辈,家中中馈如余老夫人等角,都不在这里。

“常姑娘,请吧。”余成峰道。

“芸儿姐姐……”余沐儿低唤了一声,回眸看向余君宁的眼神里,满是痛惜和不忍。

常芸颔首,从行囊中取出那把黑色权杖。

这权杖刚一出现,原本温暖的室内陡然变冷了几分,巫灵甲等的余桃、余薇两人更是纷纷打了一个寒噤。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感觉划过心头,她们突然感觉到自己沉寂的巫灵,似乎颤抖着从黑暗里醒了过来。

常芸并不在意她们的异样,而是以手成爪,飞快地出击,重重地扣在了余君宁的头上!

她的动作快如闪电,力道也十分狠厉,手指刚一接触到余君宁的头上,余君宁便身子一挺,又猛然弹回床上。

整间屋子鸦雀无声。

渐渐的,有数缕黑雾从余君宁的毛孔里钻了出来,开始在空中缭绕变幻。常芸双目如炬,一瞬不瞬地盯着这些黑雾,她要看看,这缠人的病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不止是她在看,余成峰、余桃等人也都在看。

以往每次开身,他们都会守在边上。余家大巫灵力磅礴,很快就会将黑雾逼出,可是怪就怪在每次具化成形的东西竟然都是一具人形,而那人形的面目,却根本无法辨认!

那黑雾终于有了变化,先是手,再是脚,继而躯干,头颅……

一个少妇出现在眼前。

双手突然前伸,嘶吼着发出狂啸,就向着常芸扑了过来!

宝宝不爱吃饭的原因
石家庄阴道炎治疗多少钱
兰州哪家医院治男科好